得浮生半日閑。

 

這是一次行過路過,唔好錯過的旅程。去非洲途中,經過德國,在機場停留了三小時,當時的心情:孤獨、沉重、忐忑不安,手中緊緊抱住手提電腦和相機,生怕隨時被人搶走。回澳門途中,再次經過德國,停留十小時,當時的心情:自在、輕鬆、蠢蠢欲動,電腦安心地寄存在機場,手中拿著相機,記錄低美好的回憶。

 

零下 4 大雪紛飛

一件澳大風摟
一條安哥拉頸巾
一對穿窿 Adidas
一部D90 ..

一個人出走法蘭克福街頭,第一次感受到凍僵嘅滋味,第一次感受到溝通無界限。從火熱非洲,一轉眼來到冰天雪地歐洲,親眼見證地球天氣反常所帶來問題

 

嗯,離開機場,的確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呢。